長假
冒牌大英雄

散文

那年我在長濱國中實習,因爲兼任行政工作的緣故,七月底就搬進宿舍準備上班。教職員宿舍是一棟平凡的方形混凝土建築,終年的海風環伺讓外牆顯得老舊,鄰近的籃球場有一座向海的階梯,正式開學前的暑假期間,每日清晨我都坐在斑駁的水泥臺階上,耐心地等待日出爲平靜的海面鋪上一條金黃色光毯,黎明的海面蒸散着潮溼的空氣,夾伴長濱漁港隱約的鹹腥味,破碎的潮浪聲漫過耳際,遠方不時有漁船默默駛入我的視線後又默默駛離,一天起始的日常自成一道靜謐風景。

15端木景晨 小说

到長濱報到那天,電話裡學校人事主任要我在長濱派出所下車。我從臺東市搭上一輛爲了描摹東部海岸線而存在的公車,直向北方馳奔而去,沿着海岸不斷勾勒一道又一道弧線。隨着乘車時間慢慢積累,我逐漸陷入煩躁的眩暈狀態,幸虧在我翻騰的胃液失控之前,事先囑託的司機大哥及時提醒我下車,我佇立在一眼可見盡頭的街道,正午的高溫人羣退卻,關於學校的方向放眼竟一時無人可以詢答。

辦完報到手續人事主任領我去見校長,校長熱情地招呼,如同態度端正的推銷員一般對我使用親切的詞語,訓導處需要你這樣的優秀人才,往後我們一起攜手合作、推動校務之類的內容。校長平易近人又熱情主動的模樣,讓我受寵若驚,雖然隔週他就榮調到市區,跟其他人一起奮鬥去了。

我被安排的辦公桌面向整片太平洋,校園建築像層層疊架在山崖上的人造梯田,教室羣往下一層是標準規格的運動場,再往下一層遞降的是籃球場,籃球場往外穿過三米高的鐵絲網,就通往無邊無際的太平洋,我時常忍不住想像着幾顆脫逃的籃球在海上漂流,像湯姆漢克《浩劫重生》裡的威爾遜一樣,而我學着湯姆在海面上聲嘶力竭地喊着。

神级文明 傲无常

我頭一次在司令臺上主持晨會時,背景是一片藍得不大真實的太平洋,遠方返照的波光與頭頂的陽光上下夾擊,像自帶反光板的拍攝佈景,小羅說我在臺上發言顫顫巍巍的,我也感覺自己手抖、聲抖、腳下的司令臺彷彿正航行在浪頭上顛簸,菜鳥生涯的初始令人不忍卒睹。

勇者鬥惡龍 達伊的大冒險(神龍之謎) 唐澤和也

中职》胜骑士被韩职挖角 本季洋投第2人

興許是上班狀態的張力過大,我異常享受下班後那種度假似的輕鬆氛圍,與化學系學長常一起坐在宿舍洗手檯上,一邊啃食餐後水果,一邊遠眺夜間的太平洋,心情伴隨毫無違和感的月光在海面起伏。宿舍生活夜晚無處可去,被平淡習慣着,與同事時常在水泥地上隨興席地而坐,整晚呆望着夜空閒聊,漆黑的星空裡盪漾着海浪的回聲,溼鹹的味道也不知是海風,抑或是身體隱約滲出的汗水。

學校側門小路蜿蜒往下是長濱漁港,吞吐着近岸船隻和大型舢舨,船隻們平時悠閒地躺在礫石灘上曬太陽,那是一片黑色鵝卵石灘,大型的圓潤礫石,直接橫躺其上也不覺突兀。我在飛魚季節的夜晚,在長濱漁港看到如同祭典般的人羣,大型的拖曳鋼繩將一艘艘的小船從浪頭拖上岸,訓導主任和同伴將漁獲從漁船卸下,直接分成四堆,各自將自己應得的一分帶回家。漁夫是他的副業之一,與朋友共同分攤一艘小船,閒暇時便開着小船出海垂釣。同梯實習的小羅說在這裡不自己找點樂子不行,他向訓導主任隨意請教了一點釣魚技巧,便央求主任帶他出海,據說他在船上除了吐之外,啥事也做不了。

小羅後來認清事實,乖乖拿着釣竿約我一起到港邊釣魚。我們兩個守着釣竿,午後的陽光熱烈依舊,在海風的帶動下空氣迅捷流動,倒也不覺得熱。原本就人煙稀少的村落,午後的漁港更是罕有人跡,我們兩人盯着毫無動靜的魚竿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,我跟他分享着工作上的難處,好像多是我說他聽。初入職場的我,面對陌生龐大的業務量與備課內容令我左支右絀,訓導主任的不滿與疏離蜷伏在客套背後,雖有跡可循可當時的我卻有心無力。

村上春樹說,人是一瞬間變老的,成長其實也是。

「生命不必每時每刻都要衝刺,低潮時,就當是放了一個悠長假期。」一九九六年的日劇長假裡仍舊年輕帥氣的木村拓哉說,「突然有一天假期結束,時來運轉,人生纔是真正開始了。」那一年我見過湛藍耀眼的太平洋,見過風暴肆虐的太平洋,也見過只有我自己隻身一人的太平洋,在那個濱海的村落,我放了一個悠長的假期,然後我的人生才真正開始了。

報到那天,我被公車的龐大車體晃得坐臥難安,突然聽到司機大哥用原住民口音的國語大聲呼喚我:

「大人!大人!派出所到了!」

我在全車乘客的注目禮中趕緊起身下車,走着走着,就跑了起來。

黄羊钱鞭广场舞 跳进非遗项目

擴大教授彈性薪資 教部:113年提高補助受惠人倍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