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畫柯文哲的功與過

(圖/本報系資料照)

修罗少爷太嚣张

日前民衆黨的總統參選人柯文哲的新書《漫畫柯文哲》,由於在序中對臺灣的漫畫有所批評,遂引起漫畫界的「公憤」,一片撻伐之聲,逼使得原已印就、準備開賣的書,不得不改寫序文而重印,延遲出版。

Lady Baby

柯文哲固然在陳述當前臺灣漫畫產業的狀況時,的確犯了若干的疏漏,如可能沒看過葉宏甲的《諸葛四郎》,便誤以爲這是早於劉興欽《阿三哥與大嬸婆》的先輩作品;又或者誤解了華陰街的「漫畫基地」其實本土漫畫多於日本少女漫畫的事實。但是,如果就以此來指摘柯文哲「不尊重」、「不重視」臺灣漫畫界的努力,恐怕就是言過其實了。

金防部政战主任刘强华少将违反「男女分际」遭调查 降调陆军委员

首先,柯文哲選用漫畫的方式呈現其政治理念,不正是察覺到在21世紀這個圖像效果遠大於文字功效的現象,認爲漫畫可以突破舊時普遍認爲「漫畫是給小孩子看的、娛樂用的」窠臼,而率先作了突破?誠然,在陳水扁時代有《平民總統阿扁》的問世,但20年來,又有何驚人的新作出現?如果這不算「創新」,那什麼纔是「創新」?

其次,柯文哲所說的臺灣缺少「重要主題」、給「成人看的」漫畫,是不是實情?當然,漫畫界對於臺灣近年來有關同性、歷史、人權,乃至白色恐怖等題材的作品,也都有相當的努力,也不乏有在國際上獲獎的斐然成果。但是,在整個臺灣社會又曾引起過怎樣的迴響?漫畫業的工作者,也承認自己「努力不夠」,這豈非就是事實?如果相較於日本漫畫、美國漫畫,除了漫畫風行之外,更衍生出無數的影視、動漫、玩偶等成品,臺灣的漫畫界真的要關起門來自嗨嗎?以此而言,柯文哲以漫畫呈現其一生傳記及政治理念,等於爲臺灣漫畫界注入一股活泉,豈非更可以樂觀其成,而不必過於苛求?

臺灣漫畫界的努力,應是大家都有目共睹,也應給予熱烈的掌聲以鼓舞的。但是,平心而論,及至目前爲止,的確還止限於兒童與青少年閱讀的範疇,多數人還是和過去一樣,將其視爲不登大雅之堂,適足以玩物喪志的閒書而已。從過去到現在,整個社會對漫畫的觀念,除了專業的漫畫工作者及喜好者外,果真又有了怎樣的改變?

近日教育部因爲「0~6歲國家養」的廣告影片,有鄙視「公仔」、「尪仔」的嫌疑,引發了衆怒,不得不下架、道歉,其實不也就證明了我們社會上對許多有益於身心的文創產品,到目前仍然是舊殼未去,而新芽未發?這纔是最關鍵的所在。

漫畫是通俗化產品的一種,沒有厚實的羣衆基礎,再如何努力,都只可能是小衆。如何扭轉社會上一般人的觀念,不但是漫畫界人士,更是政府應該積極有所作爲的大事。

大林蒲迁村 高市府展开方案选择调查

(作者爲大學退休教授)

时隔20年修成正果 爆翘臀珍签婚前协议要求小班「一周4次」

《航运股》远雄自贸港第二阶段今启用 出口贸易额再添1.5兆元